沈岗油馍与叶公好龙

来源:天中晚报 作者:驻郑办 发表日期:2021年04月13日

文/陈传龙 

  新蔡有一道传统美食,叫沈岗油馍,焦黄透亮,层次分明,外金内银,外焦里嫩,外酥内软,看似圆圆的一大块,用筷子一夹是许多小块,有藕断丝连的意思。沈岗油馍之所以好看又好吃,在于制作工艺讲究多。原料有讲究,必须用上好小麦面,不敢马虎。配料有讲究,芝麻香油、鸡油、香料、姜、葱、食盐严格按比例配料,这是秘方,不外传。和面有讲究,春夏秋冬气候不同温度不同湿度不同,和面水温不一样水量不一样,饧面时间不一样。用锅有讲究,不用平底锅,用做饭的铁锅,却比做饭的铁锅厚,又不能太厚,温度散发慢容易伤油馍瓤子。燃料有讲究,液化气不中,煤球散煤不中,非得用柴火。柴火也不是随便都能用,木柴不中,火太硬,没有缓和余地,刚中缺乏柔性,要么里面不熟,要么里面刚熟外面就糊了;麦秸不中,火力暴躁,持续时间短,腰里瓤,时间短炕不熟,时间长水分炕干了。炕沈岗油馍必须用麻秆或者芝麻秆烧火,不硬不瓤,柔中有刚,刚中有柔,方能炕出最好的油馍。 
  沈岗油馍不光讲究多,还与几位名人有联系。 
  叶公姓沈,名诸梁,字子高,是周文王第十个儿子的后人,被封在沈国。沈国在现今的平舆县射桥乡古城村,被晋国灭掉后,沈国人便以沈为姓氏,隐居在故国东南近百里的一处岗坡地,后来这里就叫沈岗。多年后,沈姓后人沈尹戌在楚国当了左司马,沈尹戌的儿子就是沈诸梁。沈诸梁在叶邑主政四十多年,加筑城墙,巩固边防,带领民众开挖水渠,整治土地,被百姓尊称为“叶公”。叶公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载入史册的水利专家,比西门豹治邺还早一百多年,也是叶姓和沈姓共同尊奉的始祖,有“叶皮沈骨”之说。 
  在一般人观念中,叶公是个表里不一、名不副实的家伙,其实完全不是这回事。就像三国时期的周瑜,历史上的周瑜志向远大,才能卓绝,《三国演义》中的周瑜性格狭隘,小肚鸡肠,完全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清朝诗人王士祯在游历叶县时,替叶公鸣不平,“地下子高应一笑,世间谁解好真龙。”叶县百姓感念叶公的恩德,至今还广泛流传着这样一首诗:“叶公伟绩万古存,平乱问政定乾坤。畏龙本是千年误,爱民自有父母心。” 
  叶公晚年回老家沈岗休养。沈岗是块风水宝地,汝河从西南流过来,折向东南,犹如一条盘曲的龙,眼看要离沈岗而去,又意犹未尽,就扭头往东北流,把沈岗看够了,才心满意足地往东南扬长而去。汝河的一唱三叹造就了沈岗的独特地势,三面环水,一面平地,土地肥沃,水草丰美。叶公隐居于沈岗不问时事,悠哉游哉。 
  一位老夫子的到来,打乱了叶公的平静生活。 
  他就是后来被尊称为万世师表的孔丘孔仲尼。乖乖,小小的沈岗油馍竟然与叶公和孔子两位鼎鼎大名的人物有关,想不出名都难。别急,这才是开头,后面还有来头更大的人物哩。 
  孔老夫子带领一群弟子周游列国,听说叶公深受百姓爱戴,特意兜了个大圈子去沈岗拜访他。去沈岗要过河,河上没有桥,也没有船,孔子让子路去问两位锄地的农夫。子路做梦也没想到,貌不惊人的农夫是隐居的高人,非但没有告知子路过河的地方,反而板起面孔给他上了一堂庄严的政治课。后来,这件事写进《论语》中,子路问津处成为孔子周游列国的一处文化古迹,这个地方后来叫关津,现在是新蔡的一个乡。 
  听说天下闻名的孔老夫子来了,叶公不敢怠慢,怕稍有不慎有可能被那帮调皮捣蛋的弟子写进《论语》里,跳进汝河也洗不清啊。这帮师徒不好伺候,用鸡鸭鱼肉招待,他们会说生活腐化;用粗茶淡饭招待,又说不把他们放进眼里。思来想去,叶公决定,以当地的上好小麦面炕馍招待他们。孔老夫子和弟子到处找人不着,绕道访问叶公本来就有撮一顿地想法,遇到如此美味真是喜出望外,不要命地撮了个肚儿圆。常言说,吃人家嘴软,万世师表的孔老夫子也不例外,不光嘴软,还大赞特赞。想必这些言论有损恩师的光辉形象,调皮捣蛋的弟子们没有写进《论语》。 
  当然,叶公招待孔子的油馍不见于典籍,离后来进贡的油馍相差十万八千里,只能算源头和发端。 
  真正奠定沈岗油馍崇高地位的是明朝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沈岗不光土地肥沃,又是水运码头,陆路交通要道。明朝年间,沈岗有位土生土长的庄稼人,姓杨,守着二亩地过活,撑不着,饿不死。他是个精明人,心想,这里往来客商众多,要是摆摊做买卖肯定生意不错。没有本钱,没有经验,做啥生意呢?姓杨的精明人确实精明,抱着脑袋想了一天一夜,终于想出一个本钱小见效快的生意,就是沈岗一绝——炕馍。杨精明又想了一天一夜,把沈岗流传的各种炕馍方法都在脑子里过一遍,选出几种方法做试验,研制出一种全新的油馍。买卖开张后,客商赞不绝口。有人想把这种口味独特的油馍带给远方亲人尝尝,就问油馍叫啥名字,杨精明致富不忘家乡,说叫沈岗油馍。 
  沈岗油馍的名气越来越大,最后传到了永乐爷耳朵里。永乐爷就是那位把侄子打得不知下落夺了侄子皇帝宝座的朱棣。永乐爷听说有种油馍好吃,不相信,一道圣旨下来,进贡!杨精明被宣进皇宫里炕油馍,永乐爷品尝后连说好吃。永乐爷上西天以后,接班的是儿子朱高炽,朱高炽喜欢吃肉,不喜欢吃馍,把杨精明打发回家了。杨精明的后人说,朱高炽为啥当皇帝不到一年就呜呼哀哉了?不喜欢吃油馍呗! 
  五百多年后,沈岗从练村公社分出来,七品芝麻官的县长大人嫌叶公名声不好,还嫌孔老二思想落后,就从故纸堆里找到救民于水火的“顿岗”,大笔一挥,叫顿岗人民公社。从此,沈岗成了顿岗公社下辖的一个村,沈岗油馍为了往高大上靠,不得不委曲求全改称顿岗油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