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头的一抹金黄

来源:天中晚报 作者:驻郑办 发表日期:2021年03月25日

(文 郭建光)

应该是高一第二学期的那个春天,终于等来了学校大星期。天色擦黑,我拎着大包的书籍衣服坐上了开往日思夜想小村庄的客车。
  走不多远,客车就要停下来载客卸客。尽管我饥肠辘辘,可是无法左右这趟车的速度。
  接下来路过的村庄渐渐有了亮光,一点两点,随后是更多的亮斑在落寞的村庄燃亮。还有依稀传来的狗吠声,应该是遇到陌生来客,龇牙咧嘴大声狂叫,驱使来人赶快离开。对,这是我所熟悉的乡村的夜晚。
  客车的灯光照射着路两侧的杨树,杨树已经发芽,那些杨树的毛茸茸的花穗从天空跌落,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时节会有一幅充满活力与无数生命到来的喧哗景象。偶尔拐弯处会有一小片油菜正在盛开,灯光原本就不怎么亮,照在这些影影绰绰的花朵之上,看到的颜色也不甚明了,而心头的那抹金黄从未远离。
  那是个花香四溢的时节,我奔赴距离村庄很远的另一个村庄。那是一片开阔地,中间是大片的洼地,而东西两侧的高地汇聚到低洼处如精心布置的地毯一般,一块块金灿灿的油菜花田,偶尔有一小片麦田也是绿油油亮晶晶的,在这无边的花海中起起伏伏。
  田埂上的野花也无比璀璨,紫色的、天蓝色的、红色的,灿若繁星。而苏醒的毛线草也是从一片片枯叶中钻了出来。如果时光倒流几年,家里的那条小白狗应该不离我左右,也是在田野上撒欢奔跑。躺在无边的天幕下仰望天空,偶尔一朵两朵白得不可思议的云彩如飘带随风而去,不大一会儿从天的尽头飘来一朵又大又白又糯的云,无忧无虑,走走停停,似乎也在对着脚下的这片绿意与金黄凝神。
  我在成长中最落寞的时刻遇到这片治愈系的金黄,间或飞来的蝴蝶有白有黄在花间起舞,而更远处一隅的蜂箱无比繁忙。外乡人头戴纱帽面对千万只蜜蜂,嗡声四起,伴随着帐篷外的袅袅炊烟,背后就是一片片无边无际的花海。这就是安静、宁谧的村庄。
  而此时此刻我沉浸在无边的田野,满眼的金黄,任思绪与湛蓝天空下的团团白云一起飞向无忧无虑的地方。随脚步迈向这片金色的海洋,婉拒与敞开,仅凭一条小径连通向外面的世界,就如同那晚的那趟漂浮的客车,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疏通一条隐秘的通道,随时切换,随时回归属于自己的那份田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