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那芝麻粒 落下的声音

来源:天中晚报 作者:驻郑办 发表日期:2021年03月02日

  文/袁正建

中巴车在绿树掩映的南北大道上停了下来。澄净的蓝天,悠闲的白云,一望无际地庄稼。这一切都在明媚的秋阳下显得五彩斑斓。我想,即使高明的画家也难以描绘出此时此刻豫东南平舆大地的美丽景象。大路的西边,是一片丰收之后的芝麻地,一队又一队的芝麻个子牵手立在那里,像跳交谊舞的舞者,又整装列队的摔跤手。它们身体的上半部分还保留着芝麻棵淡淡的绿色,颈部以下是渐变着的赭色和红中带灰的暗色调。色彩心理学上说,灰色调给人稳重的印象,而暗色调则意味着成熟。我们作为“聚焦平舆白芝麻产业发展”的作家,如约而至,正暗合了平舆大地走向成熟和丰收的色彩和节拍。
  久违的芝麻个子,亲亲的芝麻个子……我急忙将它们摄入镜头。走近,再仔细看看,芝麻个子的头上、腰间,分别用红色的、白色的塑料经子捆扎着,与那位脖子里围着一条擦汗毛巾的农民兄弟一样,纯朴而又带有几分喜庆色彩。这时,大家发现一块早已准备好的四四方方的花色帘子布,正平铺在两队芝麻个子中间,于是,就伸手拿起芝麻个子向帘子布围拢过来。有人示范性地将芝麻个子倒立过来,只轻轻一拍,芝麻粒便掉落下来,那白色的芝麻粒不断线地流淌。听,那芝麻粒落下的声音,沙沙、沙沙、沙沙……如雨滴,如雪霰,如郎朗琴键下演绎的旋律,如芭蕾舞曲小天鹅中的明快节奏。在这平坦无垠的芝麻地里,芝麻粒与帘子布真是绝配,它们正演奏一首美妙的丰收曲。看,芝麻粒正在帘子布上翩翩起舞呢!文友且谈风月、心诚则灵、茶坊坊主、朝花夕拾、河洛郎等等拍打芝麻杆的动作,都被同行者留在了镜头和美好的记忆里。这一刻,每个人都仿佛是一株生长在这片沃土上的幸福芝麻。
  来自各地的文友围拢在一起,那架势像在看一场露天演出,又像在举办一场篝火晚会,欢声笑语在田间地头回响。而几位农民朋友作为观众,正在享受这一刻--他们站在芝麻个子的队列后面,手拿镰刀看着我们。我们这些握惯了笔杆子的人竟成了演员,笨拙的动作,好奇的眼神和少见多怪的叫喊,伴着几把娇嫩的遮阳伞,让农民老大哥脸上的皱纹像水波一样一层层向外散开。我从一位大嫂手里接过镰刀,看了看明亮的刀刃,握一握厚重的镰把,比画着杀芝麻的动作,她笑了。她说,看样你干过活。我告诉她,我也曾经是一位庄稼人,也会杀芝麻、磕芝麻。但俺那里现在种得少了,没有你们这里成规模。我从他们几位的口中得知,他们的土地被流转到农民专业合作社之后,每天也像城里人一样上班,下班,按月,或按天领工资,过着新时期农民的幸福生活。
  放眼望去,在大路的东边,有一块蓝底红字的巨大指示牌,上面写着“芝麻新品种与高效标准化生产示范基地”。示范的内容包括芝麻的“精量机播技术”和“分段机收与联合机收技术”等等。我知道,“中原百谷首、平舆芝麻王”的赞誉不是轻而易举得来的,平舆人民为发展芝麻产业付出了多年的努力。能够让芝麻的播种与收获在机械化的道路上与时俱进,是时代的发展需要,而芝麻产业链条的拉长和芝麻相关产品的开发,为平舆芝麻走向世界插上了翅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