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童年闹花灯

来源:天中晚报 作者:驻郑办 发表日期:2021年02月26日

文/赵宏制

如果把春节比作一场盛大的联欢晚会的话,腊八祭灶是序曲,除夕初一是高潮,那么,正月十五闹花灯则是最后的压轴大戏,让人回味悠长,难以忘怀。
  在我童年记忆里,20世纪80年代的上蔡老家,每年的元宵节,到处呈现出一片张灯结彩、生龙活虎的喜庆热闹场面。
  童年元宵节的喜庆,体现在那一盏盏火红的灯笼上。那时候条件差,灯笼比较简易,大都是父母就地取材给做的:先用铁丝或竹篾扎个笼子,或长方形或椭圆形,上面罩一层透明的薄膜或红油纸;再找一个小木板当底座,用一根弯成“n”字形的铁丝固定在底座上,穿过笼子的两个端口;然后在底座上放置好小蜡烛,灯笼就做好了。为了美观,还会用红纸剪些穗儿糊在上下两端,手巧的人家还会剪些手牵手的小人儿、鸟兽花卉等装饰图案,贴在灯笼上。
  正月十五的月亮刚刚爬上树梢,弥漫在空中的鞭炮硝烟味还未散尽,我们小伙伴们就兴高采烈地挑着灯笼,争先恐后地走出家门,来到街巷,聚在一起,比谁的灯笼亮,谁的灯笼好看。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蜡烛歪倒,燃着灯笼的事情也有发生。当时流传着“灯笼轰了(着火)用脚跺,明天赶集再买个”自我安慰的童谣。
  最美的还是大雪时的元宵节。雪打灯,好年成。白雪、红灯笼,蹿上夜空的烟花,不时响起的鞭炮,和着孩子们的欢笑声,构成了一幅温馨、喜庆、祥和的乡村雪夜元宵图。
  童年元宵节的热闹,体现在那一场场精彩的灯会上。那时生活贫困,电视远未普及,无连续剧可看,无晚会可赏,正月十五玩灯看灯,则是家乡父老最热闹最欢腾的娱乐项目。那时候,村村都有灯会文艺队,你来我村演,我到你村去,走马灯似的,相互间进行着民俗文化交流,为忙碌了一年的村民们献上一场场精彩的表演。
  在村中心,一二十盏高高挑起的灯笼,将月光下的演出场地照得一片通明。灯会表演开始了,有的敲锣,有的打鼓,有的拍镲。还有一个特殊乐器,足有两米长,底端是一个漏斗式的大喇叭,家乡人称它为铜器。一位壮汉双手托着,鼓起腮帮,用力地吹奏着;两只金灿灿的“狮子”在一个身穿黑衣、手拿白色拂尘、慈眉善目的“大头吼”指挥下,踏着鼓点的节奏,时而腾起、跳跃,时而摇头摆尾、眨眼睛,赢得围观群众一阵阵叫好声。踩高跷的壮小伙,把鞭子摔得啪啪响,长耳朵的“老叫驴”“嗷嗷”叫地打着场子;男扮女装划旱船的小伙,幽默滑稽,妙趣横生。另外,还有耍龙灯的、玩老虎的、跑小竹马的、打小伞子的、扭秧歌的,武术表演耍九节鞭的……难忘今宵,此夜无眠。一路走过,满眼所见皆是热闹场景,双耳所听皆是欢声笑语。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随着童年流水般一去不复返,童真童趣也悄然流失了。童年记忆是最美!童年的元宵节,在我记忆的长河里,历久弥新,至今依然回味无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