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饺子

来源:驻马店网 作者:驻郑办 发表日期:2020年12月17日

文/胡智慧

我的老家在汝南县王岗镇。这儿有先秦时期周平王之子汝坟侯姬烈(周姓始祖)的封地安城(遗址);西汉时期,姬烈的二十一世孙周仁又复封汝坟侯于此,周姓至此发达,形成天下“周姓出汝南”的家族盛势。安城遗址,就在王岗镇东北方向2.5公里的“城之顶儿”(北湖村)。汝坟侯周仁的安葬地——周仁墓(黑冢),就在王岗镇东南方向10公里的郝庄村。这些和汉“汝半朝”、明“汝半朝”、金国都城等众多古典名胜一起,铸就了汝南灿烂的文化、厚重的历史。汝南这地方,尤其是我的老家王岗,跺跺脚能听到悠久历史的回声;抓把土,能闻到古代文化的味道!古城汝南在历史更迭中的重要地位不必赘言;老家王岗的文化厚重,只从“吃饺子”习俗探看,就可以见微知著了。

王岗人吃的饺子,不是大众印象中饺子的概念。我们知道,饺子是北方人最普遍又普通的一种吃食,无非就是用面皮儿包裹住特制的馅儿煮或蒸熟了吃而已。但,我们老家人吃饺子可不这么“随便”。

王岗的“饺子”,至少有三个含义。

第一叫饺子,家常吃食,不分节令。特点有三:1.面片是圆形的,2.必须是肉馅儿,3.包出来的饺子必须是月牙形状的。饺子是荤腥食物,俗语有“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强调的也是这个意思。饺子形状的要求,也是千百年来约定俗成的。谁家的饺子馅儿如果不是肉的,人们不承认它是饺子暂且不论;倘若你把饺子捏成一个“大疙瘩”而不是月牙儿形状的,只要被“外人”知道,“老母猪拱麦秸窝——笨到家了”。吐沫星子能把你淹死,羞得你半年不敢见人,懒媳妇都不会那样做。

第二叫角子,也是家常吃食,不分节令。角子和饺子的不同点就是馅儿。饺子是肉(荤)馅儿,角子是菜(素)馅儿。在我们王岗,饺子,角子,一荤一素,泾渭分明。“你家今儿中午做的啥饭啊?”“水角子。”“俺家吃的是饺子。给你盛碗俺家的饺子尝尝吧?”“不用,不用。”其实,两家的角子、饺子外观一模一样,都是月牙形,不同的就是馅儿,一荤一素。王岗人有时也把角子包成二三两重一个,不下水煮,只用油炸,这样的角子叫油炸菜角——这就成了北方又一种美食了,我怀疑它的渊源也在王岗。

第三叫扁食,是祭祀食品,只在春节期间食用。扁食的面片儿是梯形的,馅儿是素的,一般采用菠菜、馓子(没馓子用炒面条代替)、豆腐作主料,五香粉和小磨油作调料。梯形面皮儿包馅儿必须捏成元宝形状。方法是先用面皮横向把馅儿包裹严实成圆柱形,再把两端弯曲并紧紧捏在一起。扁食只在春节时期、特定的四个时辰吃:即年三十儿(除夕)晚上,初一五更,破五晚上,十五(元宵节)夜里。因为这四个节点都是烧纸祭祀的时间,扁食则是这四个祭祀仪式的专属祭品。

我们都知道,春节习俗贴门神,忌讳把家人贴到门外边。吃扁食的这四个时间,也和贴门神的禁忌有点儿类似。祭祀前先把煮好的扁食盛几碗按排位摆放到供桌上。烧纸(祭祀)的时候全家人都要在场,观看、聆听家里长者对天地神灵、祖宗先贤的礼拜和祈愿;烧完纸后,每一碗扁食茶(汤)要依次浇到纸灰上,意思是让神灵和祖宗先吃,然后要把扁食分食给每一位家人,这样表示圆满吉利。如果谁个分不到烧过纸的扁食吃,他会比被贴到门神外面还悲伤。20世纪80年代,我们邻村一个年轻妇女就是因为没有吃到破五晚上的扁食寻死,跳到一口水井里,害得全村人顾不上过年都围到井边儿打捞她——幸亏被打捞了上来了。不过这四个祭祀时间的扁食“分配”,也有例外,比如初一五更,家长烧纸起得很早,祭祀结束孩子们都还在睡着,家长就会把扁食倒进牛槽,念叨着“打一千,骂一万,初一五更吃顿饭”,让牲口享用这一顿扁食,一是表达对它们长年耕作、任劳任怨的感谢;二是祈愿神灵保佑它们膘肥体壮、没灾没病。

由此看来,在我的家乡,饺子、角子是普通食品,家常食品;扁食则是祭祀供品、神灵食品。如果你现在到王岗去,吃顿饺子容易,品尝角子也不难;但是,即使你想要吃扁食,恐怕愿望也是很难实现的。为啥?王岗人厚道,客人到家,有好的绝不会让你吃赖的。几千年的饮食习惯,好酒好肉招待贵客,有肉饺子,怎么会让你吃菜角子。如果你真要想吃“素饺子”,老家人会说:“不就是‘水角子’吗?给你包。”韭菜一剁,鸡蛋一炒,醇香的王岗“水角子”让你吃了还想吃。倘若你还坚持吃扁食的话,王岗人一脸难色之后,一定会机智地说:“扁食不好吃,今中午就给你们包饺子啦!”老家人不是固执,那是因为有“文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