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故乡来

来源:驻马店网 作者:驻郑办 发表日期:2020年12月17日

任国胜

夜渐渐深了,我静静地伫立在窗前,慢慢推开窗户,忽然一阵风吹来,让我顿感清凉。风从哪里来?这风为何如此亲切?而且又是那么的熟悉?我抬头朝故乡的方向望去,哦,我明白了,再过两天就是农历十月初一了,按照农俗,我该回老家给母亲烧纸钱了。这风一定是从故乡来的,是故乡的召唤。

于是,在周末的早上,我把所有的思念打点成行囊,背负着乡愁眷恋,坐上高铁,顺着风的指引,一路向南,向故乡奔去。

其实,风是无处不在的,故乡有风,城市也有风,但故乡的风对我却有着深深的印记和难以割舍的情缘。尽管我已离开故乡四十多年了,故乡风的温馨、热烈、实在、厚道、直爽,至今让我难以忘怀。自古以来,多少文人为了赞美风,借助风之行、风之音、风之情,创造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成语,如:风和日丽、风华正茂、风花雪月、风雨飘摇、风卷残云等等。

是故乡的风把我从一个小村庄送到了一座大城市。可以说,我是一个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土坷垃人,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在上大学之前从未离开过那个生我养我的小村庄,所以,从小就练就了风一样的体格和性格。我还清晰地记得,我的小学是在邻村儿上的。早上是故乡的第一缕晨风把我送进学堂,每天我沿着家乡的小路,背着母亲为我缝制的书包,踏进了知识的海洋。傍晚是故乡的晚风把我带回温暖的小屋,放学回家的路上,我推着桶箍,迎风奔跑,累了就停下,在路边顺手采把诱人的野花,蹦着跳着带回家中,博得姐姐一阵赞扬。那些年,风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不管寒来暑往,风与我总是不离不弃,有时风在急不可耐地等我,上学出门就遇上大风;有时我主动去约风,上学的路上,为了能让风筝高高飘起,我一路飞奔寻找风的踪迹。但有时我和风也会闹矛盾,记得有一次我在放学的路上突然刮起了大风,不一会儿,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儿夹杂着冰雹,劈头盖脸向我砸来,我跑掉了鞋子,吹烂了衣服,淋湿了书包,整个人就像个落汤鸡。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风云变幻,风刮日晒,终于有一天,我又沐浴着改革的春风,考上了大学。多年以后,我远离了故乡,挤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中生活,风被楼群阻隔,左冲右突,辗转反复,早已失去了故乡风应有的刚烈性格。我也从农村走进了只长楼房不长庄稼的城市,内心的乡愁慢慢地被那些游荡在墙角里的风一点点地侵蚀着。但有一点却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由故乡的风吹出来的身板和乡音。我那双曾经沾满了泥巴的脚,走在城市繁华的街道上,却怎么也学不会如舞台风般的潇洒步伐。说话也是,一张口就冒出乡村人的地方口音。多年来,我虽然住在楼房里,却始终过着乡风一样的生活,保留着故乡风一样的性格和特点,远远望去,就知道我是来自故乡的一道风景。

是故乡的风演奏了一曲曲美妙的天籁之音。人们常说“春寒料哨”指的就是初春的风,它像哨子一样吹响了一年的进军号。这风虽然还带着寒意,但毕竟已经进入了春天。“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诗人李白巧妙地把风和玉笛相提并论,把柳与情紧密联系在一起,说明我们虽然看不到风的影子,闻不到风的味道,但却能听到风的美妙乐声。在风中,春燕叽叽喳喳,飞入寻常百姓家;在风中,池塘边的大树上,知了在声声叫个不停;在风中,一行白鹭上青天;在风中,一对喜鹊站在光秃秃的树枝上,好像有交流不完的甜言蜜语。

风来了,树叶之间相互摩擦,“哗啦啦”“哗啦啦”响声一片;风来了,芝麻大豆角子“嘎嘣、嘎嘣”,忍不住咧开嘴笑个不停;风来了,打谷场上农民伯伯把刚碾压的麦子,使劲地抛向空中,伴随着一阵阵欢声笑语,籽粒和麦糠在风的作用下自然分开;风来了,由绿变黄、变红的树叶子,在风曲的伴奏下,美轮美奂,飘飘起舞;风来了,雪花跟着号啕的北风,把大地装点得银装素裹,白玉无瑕。

是故乡的风给大地穿上了绿衣裳。风带着春天来了,春风轻轻柔柔地用魔幻般的小手拂过故乡的山岭、田野、小河、池塘,大地迅速披上了绿装,真可谓是“春风又绿江南岸”。村头的小石河旁,草芽率先顶破土层,漫绿两岸。村中的坑塘边,柳绿吐絮,杨树露出尖尖角。田野里的麦苗风吹疯长,绿油油地点头致意。村边的杨树林,遮天蔽日,夏日的骄阳很难光顾到树林里,只有风不受限制地到处乱窜,给来这里乘凉的人们送来一丝凉爽。

风吹河冻开,“春江水暖鸭先知”。几只鸭子悠闲地浮在水面,还不时地把头伸入水中。风吻着河面,荡起层层波纹。水中的鱼儿早已按捺不住水底的沉闷,不时地蹿出水面,向人们展示着调皮的水性。

我在风里漫步,小路两旁高大的树木穿着绿军装,似乎在为我站岗;树叶任由风撩拨着,似乎在为我鼓掌;树枝弯着腰,似乎在尽情欢迎我这不速之客。

是故乡的风吹开了鲜花,吹来了芳香。说来也怪,无论何时何地,故乡的风总给我一种温柔的感觉。凡是风吹过的地方,就会万物蓬勃,百花吐艳。你看,春天里的杨絮、柳絮,被风吹得如蝶似雪,在空中飞舞着,始终不肯落下来。那一簇簇的玫瑰花也不甘落后,次第打开芳香的花苞,鲜艳地开放着。“玫瑰一笑暗香来”,一阵暖风吹来,玫瑰花香就像长了翅膀一样,窈窕地飞腾着,漫步在农家小院的院墙外,漫步在房前屋后,漫步在村前小路的两边,漫步在河边的堤岸上。

村中的坑塘里,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亭亭玉立,“早有蜻蜓立上头”。粉红的花瓣,金黄的花蕊,飘出醉人的芳香。我站在坑岸上,不自觉地弯腰捧把水撒在荷叶上,一阵微风吹来,水珠在荷叶上摇晃了几下,然后像碎银一样落入水中。农村里,家家都会有一个小院,秋天到了,菊花满园飘香。正如唐朝大诗人元稹所写:“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每次我走进村庄,就像走进了馨香的世界,让我情不自禁地感叹道:“我的故乡啊,你真的是香村、香村啊。”

是故乡的风送来了硕果累累。你看,五月的风一吹,大地一片金黄,麦浪滚滚。一位老大爷站在田埂上,揪起一个麦穗,一边用手搓揉着,一边笑容可掬地说道:“今年真是风调雨顺,又是一个丰收年呀!”七月的风一吹,红红的水蜜桃压弯了树枝,笑憨了果农。几个调皮的小学生,偷偷溜进桃园,吃饱之后才悄悄地跑向学校。九月的风一吹,那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高粱涨红了脸,稻谷笑弯了腰,玉米露出大金牙,还有那挂满墙头的一串串辣椒,把整个乡村点缀成了一幅丰收的图画,真可谓是“稻花香里说丰年”呀。十月的风一吹,把我家老院里那棵山楂树上的山楂,吹成了红灯笼,吹成了红玛瑙,吹成了糖葫芦。

故乡的风,是一首抒情的诗,缓慢悠长,韵味十足。风从故乡来,风早已把故乡深深地吹进了我的脑海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