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那浓浓的乡情

来源:天中晚报 作者:驻郑办 发表日期:2016年02月18日

春节,是团聚的日子,是亲情最浓的日子。春节,人们对亲情的渴望、对团聚的思恋,愈发浓烈。韩冬梅是驿城区老街街道人,2003年离异后远嫁台湾。10多年来,她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但唯一不变的是她的思乡情。2016年春节,她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

远嫁台湾

体贴的丈夫比她大5

20161月底,台中细雨绵绵。没有雪花飘,照样年来到。距离春节还有10多天时间,韩冬梅已经在数着回家的日子了。6年了,在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6年后,她决定鼓起勇气,走出阴影,直面人生。

历时不到3小时,韩冬梅坐飞机从台湾到了郑州。看着窗外既陌生又熟悉的场景,韩冬梅感慨万千。马上,她就可以和前来接她的亲人团聚了。出了机场,看到母亲和妹妹的一瞬间,韩冬梅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泪流满面……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今年,咱娘仨好好过个团圆年。”韩冬梅的母亲拉着韩冬梅的手说。老人的眼里虽然含着泪水,但笑容格外灿烂。看着母亲带有皱纹的脸庞,韩冬梅的思绪飘回到以前……

韩冬梅1970年出生。30岁出头时,离异的她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台湾人施西川。施西川比韩冬梅大5岁,在台湾做家电生意。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网络还不发达,我们一直通过书信和电话联系。联系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他有很多优点,如温和、体贴、脾气好等。2003年,他来到驻马店,我们在驻马店办了结婚手续后,我就跟着他到台湾生活了。”韩冬梅说,婚后两人生活得幸福美满。

由于施西川的家族生意做得还可以,再加上人生地不熟,韩冬梅一开始没有出去工作。施西川十分体谅妻子,担心妻子吃不惯台湾的食物,每天都会买不同的食物回来给韩冬梅品尝。发现妻子喜欢吃哪一样,他就会往冰箱里塞很多那种食物。

“我那时真的很幸福。不仅丈夫对我好,他的家人对我也很好。”韩冬梅说,她与丈夫的感情越来越深。

台湾的食物偏甜,刚开始,韩冬梅吃不惯。而且由于第一次远离家乡,韩冬梅承受着对家人的思念,心情不好,也不愿意出门。

“刚到台湾时语言不通,没有朋友,我有些自卑,一不愿见人,二不愿说话。”韩冬梅说,那个时候很多台湾人将从大陆嫁到台湾的女人称作“大陆妹”或“大陆新娘”。从字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这些称呼多少带了一些歧视的意味。每次出门,只要听到有人说起“大陆妹”或“大陆新娘”,韩冬梅就忍不住簌簌落泪,几乎要得抑郁症。

一个月后,在丈夫的陪伴下,她第一次“游”了台湾。这次出游,缩短了她的内心对台湾的距离。

 “那次出游之后我发现,事情不像我想的那样,台湾人很友好,也很有礼貌。再加上台湾气候温凉适中,空气湿润,我对台湾产生了好感。慢慢地,我开始融入当地人的生活。”韩冬梅说。

“现在有不少专门团体服务外乡配偶,‘大陆新娘’这个词已成为过去时,现在我们被称作‘新住民’。电视上对于大陆社会的报道也比以前丰富多元了。”韩冬梅说,最令自己感叹的,莫过于两岸通行方式的巨变。

韩冬梅第一次随夫赴台时,凌晨5时出发,绕道香港换取赴台证件,从启德机场转机到达台北,再辗转抵达台中夫家,全程花了10多个小时,累得人仰马翻。2008年,两岸开通直航,韩冬梅买了从新郑机场飞往台北的机票。当看到登机处标示牌上写着“郑州新郑-台北松山”8个蓝色楷体字时,她一时百感交集,想起一句话——“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遭遇坎坷

丈夫沉迷赌博离世

2005年,韩冬梅遭遇了到台湾后的第一个“坎儿”。她的丈夫施西川染上了赌博的恶习,经常流连于澳门的赌场。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赌博。后来察觉时,他已经陷得比较深了,我怎么劝都劝不住。由于沉迷于赌博,他无睱顾及家电生意,店面很快就关门了。”韩冬梅说,一天,丈夫一夜之间输掉了全部家产,连家里的5间门面房也抵押给了别人。他突然变得一无所有了。

虽然家庭遭遇变故,但韩冬梅并没有埋怨丈夫。为了养家,韩冬梅到一家园艺公司上班。

“当时我内心很平静。他输的钱都是自己辛苦挣来的,我没有资格埋怨他。只要他戒掉赌博的恶习,我们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韩冬梅说,在她的劝说下,丈夫似乎有所改变,对她更好了。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丈夫又沉迷于赌博了。

“他就是不甘心,想把以前输的钱捞回来。”韩冬梅说,但事与愿违。2010年,在赌了一夜之后,施西川因突发脑溢血被送进了医院。

韩冬梅清楚地记得,那是20101月的一天上午,施西川的妹妹到她上班的地方,找到了她,要她立即和自己一起去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韩冬梅似乎有预感,她觉得丈夫要离开自己了。

韩冬梅到医院时,施西川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在转到一家大医院后,施西川经抢救无效离世,年仅45岁。在此后长达6年的时间里,韩冬梅一直没有从丧夫的阴影中走出来。她不愿与别人交流,也逃避家人的关心,独自在台湾生活。

思乡之情

浓浓的乡情冲不淡

6年后的20161月,韩冬梅终于走出了阴影,决定迎接新生活。

“所有的一切都要谢谢我的家人。”韩冬梅说,正是因为家人的关心和鼓励,她对生活才重新有了信心。“平时还好,过节时,思乡情真的很浓啊。”坐在记者对面的韩冬梅,美丽自信,语气柔和,“这次回来,我准备在家多待一段时间,和母亲、妹妹好好说说心里话。”

6年没有回过家了,今年春节,韩冬梅和家人一起过了个热闹的“年”。“我们一起贴年画、出油锅、放鞭炮、逛庙会、吃团圆饭,仿佛回到了从前。”韩冬梅说,在台湾虽然也过年,但远远没有家乡这么热闹。在台湾过年,人们大多只是祭拜祖先,很少有家乡过年时的这些传统内容。

为了突出过年的喜庆气氛,韩冬梅特意买了一件红色的棉衣。在红色的映衬下,美丽的她更加动人。

在与记者的交谈中,韩冬梅特意提到了家乡的变化。韩冬梅说,此次回来,她看到了家乡的变化和发展,这让她欣喜不已。与台湾快节奏的生活相比,她感觉家乡驻马店更加宜居和温暖。

“母亲和妹妹都劝我回来和她们一起生活。我正在考虑,说不定我回来后就不走了呢。”韩冬梅笑着对记者说,家乡就是家乡,无论离开多久,也冲不淡游子心中那浓浓的乡情。


相关阅读